您的位置: 涿州信息网 > 美食

酒道至尊 第三十五章 天罗学院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2:05

酒道至尊 第三十五章 天罗学院

回到客栈,萧云略为吃了一些东西,便关上房门调息。

离招生考核还有一天时间,足够他恢复到最佳状态了。他没有去天罗学院门前看张贴的告示,从唐彤彤口中得到的信息已经非常详细。

对于那何尚书略带轻视的态度,萧云也并未太往心里去。

毕竟这一届前来参加考核的考生,是这几届中最为出众的,估计后天前去天罗学院的人当中,很可能就只有自己一个不到酒徒境的参加,加上唐彤彤开口就要走后门,何尚书那样的态度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虽然如此,萧云心里也暗暗有些不舒服:“第一类就罢了,等第二类和第三类考核时,倒要让你看看我的本事。”

......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已是后天。

清晨,天气晴朗。

吃过早饭,萧云向店家问明去往天罗学院的路线,早早便出了客栈。

拐过不知多少宽阔的街道,大半个时辰后,萧云来到了天罗学院的大门前。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天罗学院,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规模的学院。

天罗学院的大门就足有五层楼高

,仰头看去,在硕大的门框顶部上,写着一人多高的四个大字“天罗学院”!整个大门用红漆涂的一片血红,上面镶嵌无数金钉,在阳光下熠熠生光,光这大门的气派,就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天罗学院位于京城北郊,据说离皇城不远,萧云暗道:“一个学院就已如此,不知皇宫会是这样一番景象?”

这时,虽然天已大亮,但是天罗学院的大门还是紧闭,门外站满了前来参加考核的考生,足有上千人。

这些人全都衣着光鲜,显然大多都是各地的世家子弟,不过似乎是震慑于天罗学院的森严气派,除了有少许的窃窃私语外,一片安静。

萧云站在众人的后方,在他的身旁,正有几人低声的谈论着。

离萧云最近的一人扭头看到萧云,先是打量了萧云一眼,然后问道:“这位朋友,你进去过天罗学院吗?”

看他的神态和语气,是将萧云当成围观的路人了。

这也难怪,今天天罗学院正式招生,吸引了很多京城本地人前来围观,此时在周围围观的人也差不多有几百人之多了,再加上这人显然是酒徒境修为,一眼便看出萧云只是酒之气境。

萧云摇头,道:“不好意思,我也是第一次来。”

那人一怔,不由问道:“你...你也是来参加考核的?”说着他上下的又打量着萧云。

“正是。”萧云点了点头,淡然道。

那人又是一怔,脸上的神情立刻变得很是古怪,一副想笑又没笑出来的诧异模样。

这时,忽听从前方传来一阵“格格”的巨响声。

只见那气派雄浑无比的大红门缓缓的从里面打开了。

等到大红门完全打开之后,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银色长袍,腰系银带的中年人,神情肃穆,眼光扫过众人,朗声道:“参加考核的考生跟随我进入大殿。”说罢,转身便走。

众人早变得一片安静,当下鱼贯而入。

进入天罗学院内,出乎萧云意料的是,天罗学院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宏大气派,反而显得甚是幽静。

脚下是一片整齐而宽阔的青石道路,两边则是栽种着足有水缸粗细的参天古树,不时从树林中传来清脆的鸟叫声,颇有些世外桃源的模样。

在银袍中年人的带领下,穿过三道拱门,众人来到了一片宽广的广场中。

这里的景象跟刚才又截然不同,显得极为的金碧辉煌。

这圆形广场足有千丈方圆,全是用整洁的白玉铺成,在广场周围,建造着各种雕栏玉砌的宫殿模样的建筑,而在广场正前方,是一座雄伟无比的大殿。

此时,在这广场周边以及那些宫殿前,都站满了人群,加起来恐怕比参加考核的考生还要多。

这些人有的向众人指指点点,有的负手相望,不过神情中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很显然,这些人应是天罗学院的学员,专门来围观考核的。

在大殿和广场中间,是一座玉石拱桥,银袍中年人丝毫没有停顿,径直带领众人向大殿走去。

“启禀三位考官,考生已经带到。”来到殿门前,银袍中年人停下脚步,向殿门大开的殿内抱拳朗声道。

“带进来。”一声苍老淡然的声音在殿内响起。

萧云立即听出这声音分明就是那何尚书,心想:“原来共有三名考官,除了何尚书,应该还有两名副考官。”

此时银袍中年人转身面对众人,朗声道:“现在开始第一类考核,参加的考生随我进殿。”

萧云本在众人队尾,此时拱桥上站满了考生,他还在广场上,闻言便一动不动,留在了广场上。

在来之前,萧云就已经考虑过了,不要说他现在还未到酒徒境,哪怕就是到了酒徒境,他一向主修的是醉力,对酒力并没有深入涉及过,如果当初师父传授给了自己千幻诀,还能进入一试,但是现在,对于这第一类的酒力考核,他索性决定放弃参加。

很快,所有参加第一类酒力考核的考生陆续进入了殿内。

整个广场上,就只剩下萧云孤零零一人在那里站着。

眼见此景,萧云心里也不由感叹:“不愧是最强的一届招生,除了自己,竟然全都是酒徒境以上修为!看来这酒道世界果然卧龙藏虎,天赋强大的人不在少数。”

萧云深知,就整个大昌王朝而言,二十岁以下、酒徒境以上的酒者数量,绝对要远远超过这千余考生,因为这些考生多是小世家出身,而那些大世家出身的人,在这个年龄,在家族的大力培养下,很可能早已突破到了酒士境,当然也就不会来参加考核。

唐浩、唐彤彤,还有那王逸,都是明显的例子。

就在萧云暗忖时,广场周边众人的目光已经全都汇聚到了萧云身上。

因为整个偌大的广场上就只站着萧云一人,实在是太显眼了,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而围观众人也立即感应到萧云不过是酒之气九段,还不到酒徒境,嗡嗡的议论声开始越来越大。

由于隔得很远,萧云并听不到众人在谈论着什么,但是他却能感觉的到,在众人的神情和眼光中,全都充满了浓厚的兴趣,不少人眼神中充满了调侃和好奇,更多的人则是轻视和不屑。

这些人全都是往届通过考核的人,天赋即使说是千里挑一也不为过,平时充满了优越感,见到萧云如此低的酒品,暗暗嘲讽在所难免。

但是真正让众人对萧云“刮目相看”的是,往届也曾有过还不到酒徒境就来参加考核的考生,但是那些人虽然酒品不足,却对酒力掌控的天赋极高,而像萧云这样不到酒徒境,竟然还“不敢”进入殿内参加考核的考生,还从来未曾出现过。

他们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下,萧云面无表情,淡然的站在那里,任由他人评说,就好像在广场周边根本就没有人。

不过慢慢地,萧云的眉头开始慢慢扬起,缓缓看向四周,神情也由刚才的淡然慢慢变成了横眉冷对千夫指。

因为他实在有些受不了,他从小到大还从没经历过被千人围观的情景,刚才的若无其事也实在装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银袍中年人从殿内又走了出来,遥遥对广场上的萧云道:“这位考生,你也进殿来。”

萧云愕然,道:“我并不参加第一类考核。”

银袍中年人浓眉皱起,冷冷道:“只要是参加招生的考生,第一类酒力考核都必须参加,因为需要验证考生的真实修为。”

萧云一怔,银袍中年人这样一说,他避无可避,无奈之下,当下迈步沿着拱桥向大殿走去。

赣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南宁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云浮治疗卵巢炎方法
赣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南宁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