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涿州信息网 > 游戏

纵雷决天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爱落井下石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2:38

纵雷决天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爱落井下石

面对比自己修为高出许多的铁尤龙,王卫不敢藏私,在铁尤龙大意的瞬间,他发动了攻击。

“震山拳!”

攒地术乃上古法术,整个天元大陆也没几个人会使,它的威力自不必说,可惜以王卫如今的灵力,还不能将其真正的力量发挥出来。

铁尤龙压根没有将王卫的攻击放在眼里。

“区区一个百战境的毛头小子,你得瑟什么?”

铁尤龙大喊一声,长刀挥动,一道土黄色的刀芒向王卫砍来。

“暴风乱!”

铁尤龙以其问界境三重的修为发出强力一击,王卫感到这次的攻击明显比狂风卷要更加强劲、更加迅猛,他避无可避,立即扎好马步双手捏诀,使出攒地术来抵挡。

“飞沙走石!”

面对如此强劲的攻击,王卫只好用他最厉害的防御。随着王卫修为提升,他遇到的对手也慢慢变得厉害多了,土石盾牌的防御明显有些不够看了,如今他的最强防御,便是飞沙走石这一招了。

“呼呼……”

暴风乱与飞沙走石互相碰撞,完全相反的两股风力交织到一起,产生了极强的呼啸声。飞沙走石通过高速旋转地风力化解对方的攻击,而暴风乱则相反,它是通过风力撕裂对手,这一攻一防看上去是正好可以将对方的力量抵消,但毕竟两人的修为差距在那儿摆着,暴风乱的力量到底要更加雄厚一些,它绞碎了飞沙走石,打在王卫身上。

“噗嗤……”

王卫又吐了一口血,无论他如何努力,境界上的差距始终压他一筹,身体的伤痛加上灵力的耗损,他感到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但他还没倒下,他不能认输。

王卫重新拿起决天剑,冲向铁尤龙,他调动体内剩余的所有灵力,向铁尤龙发动了他的最强一击。

“风月长空斩!”

王卫此招一出,铁尤龙立马察觉到王卫手中长剑的变化,一轮细长的弯月从剑种斩出,向着自己的方向慢慢放大,在他面前变成一道锋利的剑气。

剑气苍白、死寂,带有震慑力,又蕴含浩然正气。

“嗯?”

感受到风月长空斩中蕴含的强大力量,铁尤龙虽然惊讶,但还不至于让他就此束手,他后退两步,长刀不断舞动,在身前形成一个风力强劲的旋风。

“风卷残云!”

仔细看去,这旋风正是铁尤龙每舞动一刀产生的刀芒凝聚而成的。

虽然风月长空斩的剑气看上去来势缓慢,但铁尤龙还是发动了最强一击来抵挡,即使发动这样一击后他体内的灵力会大量损耗,他还是毫不犹豫这样做了,因为他从那道剑气中感到了死亡的味道。

剑气所过之处,铁刀佣兵团营寨的地面上被划出一道深深地沟壑。

“乒乒乓乓……”

剑气遇上旋风,发出了一连串的响声,从剑气发出到与旋风相遇,看似过程缓慢,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事。两股力量交汇后,铁尤龙继续舞动长刀为旋风续力,剑气一时停滞不前,竟是被铁尤龙挡住了片刻,但封魔剑诀乃狼族高手残耳收藏之物,那威力自然不能小觑。

铁尤龙只是挡了两个呼吸瞬间,剑气便冲破了风卷残云,重重砍向铁尤龙。

铁尤龙一看剑气抵挡不住已向自己砍来,架起长刀硬接了这一攻击。

“噗嗤……”

这下轮到铁尤龙吐血了,但他没有王卫吐血时那样狼狈,受的伤也远没有王卫那么深。这倒不是风月长空斩的威力不够,而是一来王卫并不擅长剑术,二来修炼时间短,且自身灵力不足,无法让风月长空斩发挥最强的力量。

王卫发动这样强力一击,如今体内一丝灵力也没有了,而且刚才与铁尤龙的手下们战斗的时候使用狂雷指较多,此刻他的雷力也需要好好恢复,也就是说,现在的他,可是一丝战力也没有了。

“哼,自不量力的东西,我看你还要如何挣扎!”

铁尤龙身怀问界境三重修为,自然看出王卫此刻已没什么战斗力了,他虽然嘴角带着血迹,但他可没有伤着根本,就是王卫此刻发动震山拳他也还能勉强接下。

“小爷自有保命良策,不劳铁团长费心了!”

看铁尤龙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王卫就准备催动追风履逃走。

突然,王卫身后传来一阵破空之音,他急忙转身去看,一条银色长鞭已缠到了他的腰上。

“本团长的烤肉师,岂是别人说动就能动的!”

一声娇喝传来,王卫只觉得一阵香风吹来,人已被长鞭拉扯到了空中。

来人竟是夜莺!他将王卫拉到自己身旁后迅速掏出一套绳索将他绑起来,王卫体内灵力雷力俱无,只能乖乖任其摆弄。

“夜莺,你竟敢只身一人跑来我铁刀佣兵团捣乱,你信不信我明日便将你夜莺佣兵团收编?”

铁尤龙一看夜莺此时来到他的营寨,肯定不怀好意。

“哈,你这也算是佣兵团,只不过是一堆废墟罢了……本团长今日,就是来来落井下石的!”

王卫和铁尤龙的战斗将铁刀佣兵团的营寨破坏的不成样子,加上之前王卫在这里杀了好多佣兵,所以整个营寨确实是像废墟。

“夜莺,你好大的胆子,你……”

听夜莺执意捣乱,铁尤龙气愤不已,刚要骂她,却被夜莺将他的话语打断。

“我怎么?本团长胆子一向很大,你又不是不知道,今日不光要落井下石,我还要杀了你,为一个月前被你杀死的三十几名弟兄报仇!”

一听夜莺说一个月前的事情,铁尤龙脸色稍微有些不自然,说道:“什么一个月前的事,我不知道……”

夜莺早就料到铁尤龙会矢口否认,便也不跟他多费口舌,她将王卫绑到旁边的一个房柱上,抡起长鞭就冲向铁尤龙。

“无耻的东西

,我就知道你是个没种的小人,所以你去死吧!”

夜莺一边说着,一边挥起长鞭,对着铁尤龙当头劈下。

莆田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阳泉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邯郸好的白癜风医院
莆田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阳泉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