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涿州信息网 > 时尚

醋缸中含怨飲愁密友成可憐女子兩次婚戀的殺

发布时间:2019-11-09 02:49:06

醋缸中含怨饮愁 密友成可怜女子两次婚恋的"杀手"

新桂-南国今报 洪静张丽红,女,39岁,高中学历,柳州市人,个体经营者23岁那年,一个情同姐妹的好朋友插足她和丈夫之间,家庭因此破裂10多年后,她与一个男人准备再入“围城”时,又一个朋友抢走了她的爱情嫁给密友初恋情人张丽红个子瘦高,面容憔悴她父母是老干部,上世纪六十年代下放到来宾乡下,她在那里出生邻居有个叫梁英的小女孩,和她年纪相仿两人就像好姐妹,一起玩过家家,一起上学读书,无话不谈情同手足10岁那年,丽红随父母调回柳州离开时,两个好朋友抱头痛哭,难舍难分“记得回来看我啊”车子开动了,梁英抽泣着不停地向她挥动双手丽红第一次感受到人生的离愁别恨回到柳州,她们书信不断丽红有时回去探亲,会给梁英带上很多东西梁英看中她漂亮的外套,她毫不犹豫拱手相送梁家很穷,梁英有时买不起书本,丽红便从柳州给她邮去那份纯真的友谊深入骨髓,温暖着彼此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时光的河流无声无息,转眼间流过十几年21岁那年,梁英成婚,她赶去来宾祝贺几天后,梁英拿些喜糖,与她一起来到柳州,说要拜见一个朋友,让她作陪那人是梁英的初恋情人,叫林军林也是来宾人,中专毕业后分配在柳州工作“小林一个人在柳州,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你常和他联系吧”临别,梁英吩咐后来,林军常去找她,打发异乡的孤寂和落寞那时,丽红正谈着恋爱,男友没有文凭,也没有正式工作,父母强烈反对林军的出现,却受到她双亲的欢迎.他们觉得这小伙子诚实,有文化,很适合做女婿脆弱的丽红心里很困惑,没有主见容易随波逐流,随波逐流不可避免地会遇到烦忧不久,她与林军结成夫妻旧情复燃丈夫越轨丽红曾经幸福过,可那种感觉很快就烟消云散了,罪魁祸首是她生了个女儿,而丈夫一直盼着要个儿子林军曾许下诺言,如果生个儿子,就带她周游世界女儿的出生,梦想泡汤了,丈夫从此也懒得再多看她们母女两眼“给孩子取个名吧”丽红说“有什么好取的,就叫‘林完蛋’吧”林军漠然回答家婆来了,又走了丽红的心凉了,灰了,抱着女儿回了娘家3个月后,她才回来一日,隔壁一个小伙子神秘兮兮地说:“嫂子,我看见林哥和一个女人逛雀儿山公园,听说那女人是来宾人”“哦,那是他的老乡,我认识她”丽红笑笑,她马上想到梁英,觉得他们的往来很正常过了些时日,小伙子又向她报告:“我又看见林哥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哦,没事的”丽红依旧淡淡一笑多数女人的思维都是感性思维,她们相信自己的感觉丽红不是特别信任自己的丈夫,而是信任梁英这期间,林军出差了几天后,邮递员送来一封信丽红看到字迹眼熟,原来是梁英写给丈夫的强烈的好奇心驱使她打开了信封,一张照片掉了出来丽红捡起一看,是丈夫的全身照,她的心跳开始加快:“军:你寄来的照片已收到,怕人发难,只好退回你叫人带来的百年乐已收到,谢谢关心你要努力帮我调到柳州,我会终身感谢你的”现在看来,那封“情书”平淡无奇,根本不能称为情书,可在八十年代算多情了“前面称呼已经很肉麻了,结尾的‘终身感谢’更让人恶心她念过中专,不信‘终生’和‘终身’都分不清楚”丽红全身血液沸腾想起邻居小伙子曾经说过的事情,她恍然大悟,丈夫红杏出墙了,而在墙外勾引他的竟是梁英,那个与自己情同手足的好朋友她感到自己被欺负,被愚弄,被出卖了一个人可以面对敌人的种种打击,却无法忍受朋友的点滴背叛,因为对朋友付出了感情在每个人潜在的意识中,付出都希望得到回报,而不是恩将仇报丽红怒发冲冠她迅速搭车,直奔来宾“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丽红质问“是你老公主动找我的”梁英面不改色心不跳“我对你这么好,你对得起我吗”“你自己管不好老公,怪谁呢”梁英轻慢地吐出一句话“无耻”丽红差点气炸了肺,但更多的是悲哀,为自己,更为那一份纯真的友情林军回来后,承认自己与旧情人梁英死灰复燃,但他说是对方先勾引他“你们谁勾引谁已经不重要了,我们离婚”丽红当即立断“姐弟之恋”抚慰心伤离婚大战打了3年,26岁的丽红才又回到单身眼泪、孤独、失落、忧伤时常侵袭她,她只有无助地面对那时,她承包了一个商店的柜台,专卖体育用品,挣钱成了安慰有个小伙子时常去买东西,一来二往,两人相识了,并产生好感那人叫胡明,小她3岁,喜欢打篮球,在一个单位开车“为什么你总是很忧伤的样子,可以说出来,让我分担吗”一天,胡明轻声问她丽红的眼泪突涌了出来一个伤心的人最怕被人询问,被人关怀丽红心中那道伤口蓦地揭开,疼痛难忍,她情不自禁对他道出了心事:“爱人背叛了我,朋友欺骗了我”“如果是我,绝不会负你”胡明听完她的经历,冒出了一句话从此,胡明常来与她聊天,请她看电影,带她去游泳,打球孤独的人,寂寞的心很容易产生爱的幻觉,丽红迅速进入了恋爱状态而那个精力旺盛的年轻男子也似乎爱她,两人如胶似漆,粘合在一起“她离过婚,有个孩子,你怎么能跟她在一起”胡明的家人坚决反对周边人也议论纷纷,觉得不可理喻他们四面楚歌,压力重重一年后,胡明终于举手投降,离开了丽红可几个月后,他又回来了:“我舍不得你”丽红感动得热泪滚滚他们的爱情继续上演丽红像母亲一样疼他,像姐姐一样关心他,像情人一样爱他,胡明坦然接受,心安理得他的长相注定招蜂惹蝶,一米八三的个子,英俊潇洒的外表,对女孩子充满诱惑这样的男人要守住自己,需要相当的定力胡明最终没能把持住自己,开始拈花惹草而丽红浑然不知1997年,她正打算与胡明携手走入“围城”,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竟杀上门来,给她下战书,争夺胡明他们的爱情燃起了硝烟梅开二度好友夺爱胡明在花堆里留连难返,丽红在醋缸中含怨饮愁两人分分合合,反反复复丽红无比烦恼,走进赌场去消愁解闷第一天晚上,她输了7000多元次日想去翻本,结果又输了几千丽红很快失去理智,迷失了自己不到一个月,她将自己辛辛苦苦挣到的40多万元全部赌光钱没了,爱情渐渐走远了,人生空了丽红想到了死她想用一种奇特的方式了结自己:饿死丽红把自己关进了衣柜那时正值寒冬腊月,衣柜是个取暖的好地方但要把它当作生命的最后驿站,再温暖的地方也会变得冰冷如铁,何况衣柜除了暖和,再无任何舒适感,黑暗,逼仄,沉闷第一天,她出来上过卫生间;第二天,再没走出衣柜,虽然很饿很渴,但自杀的决心抵挡了一切;第三天,她感到全身发软,头昏眼花,开始不堪忍受那3天,丽红看到胡明到处找她,急得团团转他偶尔从衣柜取东西,但没有发现她胡明的焦虑让她感到快乐第三天傍晚,丽红再也承受不了那种死亡方式,从衣柜里爬了出来,搭上出租车,到饭店点了一桌菜她只喝了几口汤,吃了些青菜,便摇摇晃晃走出饭店,拦住一辆的士“到那”司机问“西山墓园”丽红的回答让司机起了警觉,以为她想抢劫但看她那虚弱不堪的样子,才放下心来“我会多给你一些钱的”丽红有气无力地说司机载着她,向西山墓园开去“你可以等我吗”到了墓园,丽红问“不行,我还有事”司机加大油门,一股溜烟消失在黑夜里丽红穿过垒垒坟冢,找到外公的墓碑,跪倒下去,痛哭起来外公从小带大她,曾视她为手中珍宝,无比疼爱“外公呀,我活得好苦,好累,真的不想活下去了……”墓地一片死寂,冷风把她的伤心泣诉,吹向空旷的黑暗丽红哭了一个多小时,才慢慢走出墓园那时,她竟然全无惧意,照她自己的说法,心已经死了感觉由心生,心死了,恐惧、痛苦、快乐也都死了,没了丽红回到市里,买了小刀,搭车到火车站,登上开往成都的列车她想把自己的不幸、苦痛和生命留在异乡丽红选了一个临窗的位置,脸贴着玻璃窗,一路泪如泉涌乘务员注意到她,过来询问,丽红一言不发乘警也来了,丽红依旧不出声他们从她的包里搜出小刀车子到了贵州,她想下车,被乘警阻止了列车长也来了,他竟是丽红的熟人车长把丽红带到软卧,叫了面条丽红终于开口说话,她把自己的遭遇和盘托出对方一直慢慢开导她,到了成都,带她上餐馆吃饭,还开了钟点房给她洗了热水澡车子返回柳州时,乘警亲自把她送回家父母以为她已不在人世,正悲痛欲绝,没想到她还活着,一家喜极而泣胡明心生内疚,主动提出结婚丽红觉得差点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婚姻很无趣,拒绝了一时来了许多说客,劝她原谅胡明胡明武宣老家一位姓蒙的老同学也带妹妹一起来帮劝说,丽红几经考虑,最后同意继续与胡明交往,但不马上结婚一晃过了两年期间,姓蒙的妹妹常来柳州,丽红已把她当作知心朋友蒙吃住都在她家,丽红还经常带她出去玩,给她买东西丽红与胡明之间的关系逐渐有所缓解,他们买了新房,打算成婚2002年秋天,丽红跟朋友出去旅游,归来时没有通知胡明打开房门,丽红看见卧室一片狼藉,床上丢放着女人的内衣内裤她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一会儿,胡明回来了,蒙亲昵地依着他丽红愤怒地冲了过去胡明拦住她“当初叫你结婚你不结,怪谁呢我们有感情了,他爱我,我也爱她”蒙女理直气壮丽红怒不可遏,可又哑口无言她走出房间,失魂落魄地走上街头,茫然地哭了她与胡明10年的感情,就那样彻底地散了采访手记:丽红的遭遇不幸应验了时下一句调侃:朋友是用来出卖的如今,想起朋友,她的心就会生痛,生恨她不敢再相信友情,甚至爱情她把自己囚禁在孤独的世界里,孤独地打发日子丽红的遭遇纯属巧合,友情变成了无情杀手,谋害了她的幸福然而,亲情、友情和爱情始终是支撑我们生命的三原色,缺一不可有人认为,亲情如肌肤,爱情如衣服,友情如围巾可以肯定,在寒冬时节,在风舞雪飘之时,小小一块围巾能带来无限的温暖天正冷,风正凉丽红,还是去找块“围巾”吧,脖子暖了,身体暖了,心也就暖了